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语文教育陈老师博客

强国教育,以文会友,传播正能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男,福州市作家,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理事,CN刊物《开放潮 书香校园》编辑,《中学生优秀作文》编委,对语文中考、高考有多年研究,在国内、省内比赛中多次获奖。发表数百篇文章于《作文与考试》、《语文世界》、《作文评点报》、《演讲与口才》、《福州日报》、《福州晚报》等。指导学生发表80多篇习作于《福州晚报》、《中学生优秀作文》、《作文与考试》、《语文报》等。联系QQ:973407811 电子信箱:chenyongking001@163.com

“书香门第”里的作家故事  

2010-10-07 15:18:57|  分类: 原创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本文刊登在2010年9月出版的CN刊物《开放潮 书香校园》上

学以为耕  文以为获

──“书香门第”里的作家故事

陈勇 

福州市在第二届读书月活动中,评出了十大“书香门第”,王荔仙老师名列首位。三年后,在一个天朗气清的夏日,我拜访了她。

王荔仙老师今年86岁,全家四代同堂,藏书万册。她的内外子孙中共有3位作家、18位教师。3位作家是大儿子陈章武、大儿媳汪兰、小儿子陈章汉。其中,章武1960年高考作文满分,获得全省“文科状元”的殊荣,曾任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、省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,其多篇作品入选全国中、小学语文课本;汪兰是原福州师范学校的高级讲师,著有散文集《拂拭记忆》,荣获福州市首届“盛东”文学奖。小儿子陈章汉,既是散文家,又是书法家、辞赋家,曾任福州市文联主席,现任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福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。与此同时,包括汪兰在内,她的儿孙中还有18位教师,其中,既有大学英文教师、中学语文教师,也有农村小学校长和幼儿园教师,还有在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教中文的老师。

近年,王荔仙老奶奶与大儿子章武一起居住。章武的家,位于福州新区金山,为公寓楼中的复式结构。三层居室中,共有两间书房、13架图书,充溢着浓浓的书卷气。陈设古雅的客厅里,悬挂着已故省美协主席丁仃的题匾,匾上只有一个大大的篆字“骥”。原来,章武属马,喜欢马“一能负重,二能致远”,故把书斋命名为“骥斋”。有趣的是,书斋中的许多工艺品,也都是马,从中国唐三彩的战马、俄罗斯的蓝色水晶马,到德国轮船上的木雕马头,琳琅满目,美不胜收。

王荔仙老师虽然年已86岁高龄,但身体健朗,仍坚持每天读书看报,上下6层楼走动,有时,还独自坐班车回莆田老家探亲访友。谈起往事,她还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。原来,她出生在马来西亚的一个教育世家,父亲是当地一家华文中学的校长,也是一位著名的书法家。她从小耳濡目染,喜爱中文,写得一手好字。她9岁时回国,后就读于莆田咸益女子中学。新中国成立后,她先后任福清县新厝乡双屿小学校长、硋灶中心小学教师,几十年如一日,忠心耿耿献身于农村的小学教育事业。与此同时,她对她的孩子们从小进行言传身教,教育他们热爱祖国,热爱汉字,热爱祖国悠久的历史文化。

话题很自然地从章武开始。据章武回忆,多少个夜晚,当他一梦醒来,总看见摇曳的烛光依然映照着农村孩子的作业本,连同父母双亲伏案劳作的背影。上世纪50年代时,双屿村的村民还没什么文化,双屿村又是侨乡,因此经常有村民请父母亲代写春联、侨信,给归国华侨捐建的学校、医院、道路、桥梁等用文言文书写碑文,写完后,善良淳朴的村民们都会煮手擀面答谢父母。这些难忘的回忆,就像一颗种子深种在章武心头,让章武从小就感受到乡民们对文化教育的一种敬重,深刻认识到知识的重要。

章武读中学时,家里发生了变故,父亲失去了工作,母亲的工资是全家唯一的收入。困难时期来了,灾荒和饥饿的幽灵在神州大地上徘徊,首当其冲的反倒是种粮的农民,以及与农民相依为命的小学教师。对于母亲来说,上有年迈多病的公公婆婆需要侍奉,下有两男四女六个孩子需要穿衣吃饭上学,这一切,全靠她每月区区30多元工资,家里经常举债度日……独木支撑家庭大厦的母亲,因此得了肝炎, 得了冠心病,得了神经衰弱,但她咬咬牙,全都顶住了。母亲用自己柔韧的肩膀挑起了全家的重担,她既是全家的“总理”、“财政部长兼外交部长”,也是全家的精神领袖。章武因为兴趣读书,要订些文学杂志来阅读,于是,母亲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,利用假日时间,上山砍柴,挑到镇里卖,以此予以支持。母亲非常敬业,尽管家庭这么困难,每逢开学时,作为老师,如果看到学校里还有比自己家更穷的农家孩子,她都会垫上学杂费,不让学生失学。

1960年,章武参加高考,当他还沉浸在作文成绩满分、全省“文科状元”的喜悦之中,以为上北大中文系犹如“十个指头夹田螺——十拿九稳”时,一纸入学通知单却突然间粉碎了他的美梦。录取他的福建师范学院,只是他报考的最后一个志愿。毫无思想准备的章武,一下子从希望的巅峰跌落到失望的深渊,只能是眼潸潸而泪涔涔了,抱怨世界太不公平。章武的父亲也唉声叹气,陪他默默垂泪,为自己的所谓政治历史问题影响儿子的前程,而内疚,而自责……这时,心胸坦荡、生性达观的母亲对儿子进行了开导。她的一席话,柔中带刚,掷地有声,顿时扫去了笼罩在父子心上的乌云。她对章武说:“读师范有什么不好!我和你爸不就是小学老师吗!你在南洋的外公,在国内的舅公舅妈不也都是教书的吗!我们是教育世家嘛,教书是我们的天职,是我们的本分,有什么不好!再说,国家对师范生特别照顾,不但免收学费,还每月补贴伙食费,可见师范教育很重要!你弟妹多,你当大哥的能免费上大学,对全家都是一件大好事,还发愁什么呢!真是!快,快给我到田头采一把韭菜,挖几个芋头,今天中午,炒兴化粉,全家庆祝!”她这一说,让章武最终破涕为笑,高高兴兴地去念师范学院。这件事,让章武从小就明白:在这个世界上,你没有后台,没有靠山,没有任何神灵可以庇佑, 没有任何捷径可以取巧,一切,只有自己靠自己——以别人双倍的努力,争取得到与别人同等的待遇。遇到任何困难挫折,都要乐观坚强,即使暂时得不到,你也不必太在意。关键是,不论身处逆境或顺境,你都不能放弃你的进取心和自信心,即使你不得不委曲求全,不得不忍辱负重,你也要始终保持人格的尊严和精神上的高贵……

汪兰家的情况和章武家类似,也都是农村小教家庭,他俩在兵荒马乱的“文革”中结合,也算是志同道合,门当户对。改革开放以后,她随章武调入福州,长期在原福州师范从事语文教学。为了提高作文写作教学质量,课余时间,她也努力从事散文写作实践。原省作协副主席季仲先生在她的散文集《拂拭记忆》的序中写道:“汪兰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五口之家的主妇,就是这样一个文弱女子,既要教书育人,又要相夫教子,同时还孜孜不倦地坚持业余创作。”“汪兰的散文,能在清贫中寻求精神的充实,在平淡中营造家庭的温馨,在琐细中发现天伦之乐,一句话,能在平凡中品味人生,享受人生。”今天,当我们谈及往事时,汪兰特别感谢她的婆婆王荔仙老奶奶,说是婆婆帮她承担了大量的日常家务琐事,让她能腾出时间来进行业余写作,同时,婆婆不畏任何艰难困苦、乐观进取的精神,也使她深受教育和鼓舞。

母亲的言传身教,不仅给章武、汪兰夫妇以深刻的影响,也促成小儿子章汉发奋图强,走上成才之路。

说起章汉,沉浸在回忆之中的王荔仙老奶奶的脸上又一次绽开慈祥的笑容。而当我前往“九赋轩”拜访章汉时,章汉更是对她的母亲满怀深情,赞不绝口。章汉现在的家在乌龙江畔,听说和章武的家一样,也有两间书房、十几架图书。眼前的“九赋轩”,是他另设在市区的工作室,以文化创意、书画创作为主,室内陈设古雅,墙上翰墨飘香,文朋诗友,往来不绝。章汉一边招呼客人,一边和我聊了起来。

在章汉的印象里,母亲多才多艺,会教语文、数学,音乐、图画、体育也样样行。那时候的功课,语文里有毛笔描红习字,算术里有噼里啪啦的珠算,音乐课里有手风琴、扭秧歌,体育课里有拔船缆、叠罗汉、打乒乓球。乒乓球那时叫桌球,母亲喜欢让学生们用英语算分,于是“水里弯” (三比一)、“水里吐” (三比二)、“奥赛” (出界)之类的英语,在学校里很通俗很流行地响开了,孩子们很早就接触到了英文。

母亲擅长画画。抗美援朝时,作为小学老师,母亲除了教学工作,还需要为乡里和村里人画许多宣传画。当时年仅四五岁的章汉自告奋勇,请求也试着画一张,母亲同意了。章汉画了一张痛快淋漓的画:一个特大号铁铲,把杜鲁门、蒋介石、李承晚等,一铲铲进了一口大棺材里。第一次用这么大张的纸作画,而且是直接勾墨上色,画得有模有样,章汉从围观群众的嘴里和母亲的眼睛里得到了赞赏。这幅被允许上墙的画,因为有口黑色大棺材,村民不愿意让这幅画贴在自家墙上,章汉正沮丧时,母亲却说了声“有了”,便拎起糊桶扫把带上他,将这幅画贴在一座带屋顶的大茅厕里,见到这幅漫画的人都会哈哈大笑。母亲的鼓励以及这幅作品的“发表”,增强了章汉对画画的兴趣与信心。

章汉爱好书法。小时候,母亲给章汉一块与课本一般大小的浅色油漆小木牌,叫他用毛笔天天在这个牌上练字,写了就抹掉,抹掉了再写,让章汉从小就知道写字必须有规矩,要节约。母亲还让章汉帮忙她检查别的学生的写字本,让章汉更多了份责任感,对书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感觉到母亲对自己书法的肯定。在母亲任校长的双屿小学大门上,用繁体字写成的五句话“五爱”,让章汉知道,书法不但是字,还可以表达内容,这对章汉的书法教育是一种启蒙。母亲还用毛笔抄歌谱,让章汉知道了音乐的旋律与节奏。

家庭文化教育对章汉的影响很深。他的老家有一副对联:“百炼此钢成铁汉,三缄其口学金人”。这是“多做事,少说话”的家庭教育。窗门上还有一对窗楹写着“耕云”、“读雪”。在门与窗的拐角墙壁上,母亲用墨笔给几个孩子画刻度,量身高,让孩子们感悟到:墙壁不会长,人会成长。墙壁后面,有一幅解放前闽中游击队员用柏油写的繁体大字:“为民族解放而奋斗!”母亲经常借此对子女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。有次母亲问章汉:“什么是奋斗?”并教育章汉:奋斗就是努力!“文革”期间,母亲和广大知识分子一样,被批成“臭老九”。当时她非常穷,可是有一次,她的房间仍被小偷撬进去,将她唯一的棉被扛走了。母亲从背影里认出了这个人,可是她一辈子都保密,直到现在,仍不愿说出这个小偷的姓名。她认为,这个人在 “文革”期间是因为穷怕了,穷才会去偷。她不想在自己孩子心上投下阴影,以后去忌恨这个小偷。母亲的行为,表现出她宽容善良的品格。

章汉在上大学前,曾经种过田、晒过盐,当过罐头厂临时工和民办代课教师。在这艰苦的日子里,母亲劝慰他:一根草一滴露,一人一个饭碗扣头,不会被饿,没关系。无论章汉尝试做什么工作,母亲都相信他,支持他。章汉印象最深的是,家里再大的困难,母亲都一个人挑起,困难时期,为了一家人的生活,母亲经常是借钱度日,但她很有信誉,每月只要学校的工资一发下来,她就先还债。章汉曾在母亲用过的扁担上看到“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”的字,与母亲借钱的印象贴合了在一起。母亲的诚信教育,让章汉长大后,也成为一个守信的人。母亲通过言传身教,教育孩子要善良、为人正直、有爱心、乐观上进,做事要有恒心。

怀着一份崇敬与亲切,我亲耳聆听了这个教育世家的诸多故事。当我问王荔仙老师“为什么这么喜欢教育?在最困难的时期为什么还要让孩子们读书?”时,这位可敬的母亲告诉我:她的父亲王光汉福州师范毕业后,到马来西亚从事教育工作,曾担任小学校长和中学、师训班教师,培养了许多马来西亚的华文作家。她的父亲在生活处于最艰辛之时,有人劝他改行经商,他却毫不动摇,认为教师是普天下最崇高、最高尚的职业。王荔仙老师说:“我是最遵循父亲遗愿的,再苦再累,也要让子女上学,读书成才。”

唐代文学家韩愈有云:“……学以为耕,文以为获。”王荔仙老奶奶的苦心没有白费,凭着对教育事业的执著,86岁的她及其全家,终于被评为福州市的“书香门第”。

祝愿王荔仙老奶奶健康长寿! )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感谢的话

陈勇

20106月,我将自己任编辑的几期CN刊物《书香校园》送给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福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、著名作家、辞赋家陈章汉时,他对我说:“你可以采访下我的母亲,她也是教育工作者。”

在六月,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怀着一份崇敬与亲切,我有幸亲耳聆听了这个书香门第、教育世家的诸多故事。陈章武主席在采访中告诉我:“在这个世界上,你没有后台,没有靠山,没有任何神灵可以庇佑, 没有任何捷径可以取巧,一切,只有自己靠自己——以别人双倍的努力,争取得到与别人同等的待遇。遇到任何困难挫折,都要乐观坚强,即使暂时得不到,你也不必太在意。关键是,不论身处逆境或顺境,你都不能放弃你的进取心和自信心!”章汉主席在采访时,说到他在生活最困难时,仍然严格要求自己“即使插秧都要比别人插得直,插得好”;有机会到大学读书时,他就废寝忘食读书,努力吸取知识,最终成为著名的书法家、辞赋名家。1996年全国文联、作协“两代会”,他与哥哥陈章武在人民大会堂,共同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,传为永远的文坛佳话。陈章汉主席对家庭、妻子、事业极负责任的态度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兄弟两人品德高尚,文章文采斐然,都曾经指导过我的写作,还分别赠送给我他们的著作,两位名作家的赠书我都放在案头,时时阅读与学习。

王荔仙老奶奶,和蔼可亲,身体健朗,记忆力很好;86岁高龄的她,仍坚持每天读书看报;她的笔迹娟秀工整;她全家四代同堂,藏书万册。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族。她的内外子孙中共有3位优秀作家、18位教师。其中,既有大学英文教师、中学语文教师,也有农村小学校长和幼儿园教师,还有在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教中文的老师。我真诚地祝愿王荔仙老奶奶永远幸福快乐!健康长寿!

我很高兴,通过我的采访文章,让更多人了解这个可亲可敬的书香门第里的众多感人故事,让我以及众多读者感悟了许多人生的真谛。在此,我真诚感谢王荔仙老奶奶、章武主席、汪兰老师、章汉主席、陈骋、陈宗沅副主编、高勇主任对此文的支持。这篇文章也得到宁德教师进修学院特级教师陈成龙、福建师范大学赖一郎博士、九赋轩一位书法家,《书香校园》外联部江敬旧老师的赞扬。在此一并感谢!

(陈勇:福州市作家、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理事、《开放潮书香校园》编辑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